从亚信峰会到香格里拉对话会:中国亚洲安全观引关注


 发布时间:2021-01-24 07:02:47

从历史经验来看,一个崛起大国要想赢得国际社会对其大国地位的承认和尊重,一个重要方法和路径就是进行理论建构,建立属于自己的国际关系理论体系,掌握代表和反映自身价值偏好和利益取向的国际话语权。未来中国国际关系理论体系的建构显然不能基于霸权逻辑下的传统安全观,其价值基础与核心命题应该是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程国平此前透露,在此次峰会上,将“谋求共同安全、综合安全、合作安全、可持续安全”。程国平不久前的这一表述,引发学界的广泛关注,被普遍视为“亚洲新安全观”。“这是在总结了亚洲地区现状之后提出来的,是符合亚洲各国诉求的一种理念。”石泽在分析亚洲乃至国际形势后特别谈道,其中,“可持续安全”应该是这一“亚洲新安全观”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中亚研究室主任吴宏伟则重点关注了“合作安全”的提法。

中国明确提出核安全观的目标是消除问题根源,标本兼治,并指明了解决的方式和途径。比如,中国多次敦促日本端正态度,从维护国际安全角度出发,尽快解决该国境内因存储过量核材料,包括武器级核材料而带来的安全隐患问题。最后,中国的核安全观是开放合作的。中国希望同更多国家一道加入全球核安全进程,加强交流合作。比如,中美合建的核安全示范中心在建成后将为地区乃至全球核安全技术交流合作作出贡献;中国在打击核材料非法贩运领域同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等国开展了一系列合作项目;中国支持在经济和技术可行的情况下,尽可能减少高浓铀使用;中国向国际原子能机构核安全基金捐款,通过举办培训班等方式,提升亚太地区国家的核安全能力。解决核安全问题、构建全球核安全体系不会一蹴而就,需要国际社会特别是核国家的共同努力。本着习主席提出的核安全观的原则和内容,中国与世界有关国家今后可以在搞好制度建设、截断非法扩散路径、构建对话平台、强化全球治理等四方面互帮互助、互联互通,使人类可以更安全、更有效地利用核能与核技术,最终实现在客观上免于遭受核威胁、主观上消除核恐惧的良好状态。

中新网2月8日电 在今日举行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司法部副部长熊选国指出,2017年司法部提出了监狱工作要把过去不跑人的底线安全观深化为向社会输出守法公民的治本安全观,坚持以改造罪犯为中心,看好、管好和改造好罪犯,向社会提供守法公民,最大限度地预防和减少重新犯罪。国新办今日发布会上,有记者问:监狱工作对普通老百姓来说,一直是比较神秘的,大家关心的是,如果一个罪犯走出了监狱大门,是不是真的改造好了?监狱工作的目标除了把罪犯看住守住,是不是应该有更高层次的目标?熊选国介绍, 2017年司法部提出了监狱工作要把过去不跑人的底线安全观深化为向社会输出守法公民的治本安全观。

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全面维护国家安全,必须聚焦和围绕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个历史使命,坚持党对国家安全工作的领导,建立健全党委统一领导的国家安全工作责任制,强化维护国家安全责任,守土有责、守土尽责;坚持以人民利益为根本利益,创新社会治理,化解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在做好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工作中维护国家安全。笃行坚为走出特色道路十九大报告对国家安全有一段专门的要求:“国家安全是安邦定国的重要基石,维护国家安全是全国各族人民根本利益所在。

如何理解“总体国家安全观”记者:习近平同志在讲话中强调,要准确把握国家安全形势变化新特点新趋势,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走出一条中国特色国家安全道路。这是“总体国家安全观”这一概念首次被提出,我们应该怎么来理解它?刘跃进:“总体国家安全观”应该是一种强调当代国家安全的全面性、整体性和系统性的国家安全观。我留意到一些媒体把“总体国家安全观”和习近平同志在讲话中提及的“11种安全”对应起来,这样的概括是不准确的。

从2010年召开首次核安全峰会至今,国际社会在防核恐怖主义与防扩散问题上虽然取得了重要进展,但全球核安全形势仍不容乐观,主要问题包括: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引发核电站事故风险担忧;核恐怖主义风险仍然存在;全球核材料安全状况值得关注;朝鲜和伊朗两国的核问题没有解决;国际核安全治理机制有待完善。二、中国核安全观助力核安全治理建设面对复杂严峻的全球核安全形势,中国秉持创新性思维,提出核安全观,体现出中国立足本国实际、着眼全球利益,为构建全球核安全体系、防范核恐怖主义风险贡献自身力量的坚定意愿。

习近平外交战略解读:中国核安全观中国核安全观:助力全球核安全治理建设(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学者)2014年3月25日,第三届核安全峰会在荷兰海牙召开。本次会议围绕“加强核安全,防范核恐怖主义”这一主题,就如何维护全球核安全达成新共识,内容涉及削减高浓缩铀核材料数量、加强放射性材料安保监管、推动国际信息沟通等方面。在本次会议上,习近平主席首次提出中国的核安全观,即以理性、协调、并进为原则,发展和安全并重、权利和义务并重、自主和协作并重、治标和治本并重,把核安全进程纳入健康持续发展的轨道。

宁忠旺 三船 弥姓

上一篇: 回顾历次国务院机构改革:改革开放以来调整六次

下一篇: 2018国内外科技大事关键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鳌头今日网 版权所有 0.29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