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的国家安全观


 发布时间:2021-01-20 23:37:44

习近平对于反暴恐斗争有着敏锐的洞察和准确的判断,他提出“反暴力恐怖斗争一刻也不能放松”。在反对暴力恐怖问题上,要出重手、下重拳,先发制敌,打赢反暴恐战争。事实上,总体国家安全观提出以来,中国国家安全体系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整和重构,加强了顶层设计、战略谋划和制度建设,取得了一系列成就

核恐怖风险不可低估世界核安全形势十分严峻。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统计,1993年至2011年,全球官方报告的核及放射性材料的遗失、盗窃等事件超过2164起。另外,世界现存的武器级核材料,足以制造出超过十万枚核弹,而其一旦有部分落入国际恐怖分子和国际犯罪组织手中,后果不堪设想。2013年7月,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天野之弥在维也纳举行的核安全国际会议上表示,每年向国际原子能机构报告的涉及核及放射性材料盗窃事件和其他未授权活动超过100起。

正在莫斯科出席国际学术会议的中国国际战略学会会长熊光楷23日在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举行的圆桌会议上就中国的大安全观问题发表演讲。熊光楷在演讲中指出,当前中国的安全观在继续以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等传统安全问题为核心的同时,已经把视野扩展到许多非传统安全问题上,包括金融安全、经济安全、信息安全、能源安全、粮食安全、公共卫生安全及反恐怖主义等,逐步形成了包括传统安全和非传统安全在内的综合安全观,即大安全观。熊光楷说,当前,除了全球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核扩散等传统安全问题外,恐怖主义威胁等非传统安全问题仍然严重,国际金融危机引发的金融安全问题和经济安全问题凸显。

对我国而言,非传统安全问题也很突出,现在我们与别国一谈国际事务,一谈外交主题,更多就是集中在非传统安全领域。这些是人类社会共同面对的问题。习近平主席提出“打造命运共同体”,就与非传统安全问题越来越突出密不可分。记者:在“总体国家安全观”的指导下,我国的内政外交政策会做出怎样的调整?于军:首先在理念上,我们必须要有“总体国家安全观”这样一种意识。其次在机制上,我们以前碰到问题,属于哪个部门的就由哪个部门牵头,进行应对。

”在石泽看来,要成为一个真正有影响力的泛亚合作平台,还有待在实践中不断充实,但此次在上海举行的峰会,对亚信发展和亚洲安全与合作进程应该具有里程碑的意义。“需要强调的是,亚信是一个合作的平台,而不是一个排他性的平台,我们关注任何在亚洲地区有自己切身利益国家的利益,包括美国,因为美国在亚洲的存在是一个现实,我们不可能排斥这个现实,所以,我们也希望美国在亚洲的安全当中能够发挥积极作用,而不是消极作用。”石泽说。

例如,在日本兴起的“综合安全观”,主要是强调利用军事手段和政治手段之外的经济力量、技术创新来保障它的安全。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战后和平宪法限制了日本的国际政治地位和军事力量发展。因此,这种综合安全观便有了它独特的视角。与此不同,“总体国家安全观”是在充分认识到这些不同安全理念的局限性的情况下,能够克服其缺陷而汲取其优点的新型非传统安全观,是把现实中整体存在的国家安全作为一个整体来认识的整体安全观。它把分散的国家安全认识凝聚为一个整体的国家安全新观念,成为从整体上反映作为整体存在的国家安全现实的整体安全观。

在此期间,中国先后组织了代号为“神盾—2009”、“神盾—2015”的国家核应急联合演习,相关省(区、市)及核设施营运单位也定期举行演练。“不断提高各级核应急组织应对处置严重核事故的能力水平,普及社会公众核安全应急知识,树立了全社会对发展核能事业的信心。”姚斌说。当前,核应急在中国更有着深刻含义。一方面是基于中国核能事业进展,白皮书披露,中国在运核电机组30台,居世界第四;在建机组24台,居世界首位;在运在建总数54台,居世界第三。

“可以预料的是,习近平主席首提的‘核安全观’,将立足中国、放眼全球、契合共同,并充分体现共同、平等、合作、效率等内涵。”曲星说。作为世界核大国和全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坚决防范核恐怖主义等危及核材料与核设施安全的行为与事件,并以负责任的态度,严格履行核安全国际义务。一直以来,中国不断完善法律框架、加强保障能力,提升自我核安全水平。另外,还积极提供先进技术、促进国际合作交流,在国际核安全建设能力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让东亚永享稳定安宁。李克强说,东亚许多国家都使用筷子,用筷子的人都知道,一根筷子很难吃着东西,两根筷子一起用才能夹到食物,一把筷子捆在一起就不易折断。每个峰会成员国对地区的安全稳定都负有责任。互信共存是我们共同的理念,也是世界前进的趋势。新安全观是新时期中国国际战略思想的重要理念。分析人士认为,这是中国政府领导人在亚太地区倡议建立以新安全观为基础的多边安全架构,不仅表明中国在地区安全问题上设置议题的能力得到了极大加强,也体现出中国力图更加积极承担地区安全责任的强烈愿望,对于维护地区和平、促进国际安全合作具有重要意义。

另一方面,核应急成为贯彻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和中国核安全观的关键一环。2014年3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海牙核安全峰会上阐述了中国的核安全观。他指出,中国将坚定不移增强自身核安全能力,坚定不移参与构建公平、合作、共赢的国际核安全体系,坚定不移支持国际原子能机构主导的核安全国际合作,坚定不移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习近平主席关于中国核安全观的新论断新观点,思想深刻、内涵丰富,产生了巨大的国际反响。”许达哲表示,近两年来按照中国核安全观总要求,坚持发展与安全并重,高度重视推动核能技术创新,高度重视采用最严格的核安全标准,高度重视核应急准备,使中国核能发展的面貌为之一新,极大地增强了国际社会对发展核能的信心。

中慈 弥姓 李幼斌

上一篇: 为小麦“解渴” 河南累计引黄水量3.01亿立方米

下一篇: 新疆阿勒泰洪害频发 多条河流水量超往年数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鳌头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7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