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以法律形式确立总体国家安全观


 发布时间:2021-01-28 17:26:52

首先,考虑“适当增加亚信外长会乃至峰会频率”的提法很有分量。如今的峰会和外长会都是4年一次,更改政要外交的频次,对平台的政治引领、机制建设具有积极作用。其次,“支持完善亚信秘书处职能,在亚信框架内建立成员国防务磋商机制及各领域信任措施落实监督行动工作组”,这一建议也非常具有可操作

人类生存在同一个地球上,一国安全不能建立在别国不安全之上,别国面临的威胁也可能成为本国的挑战。面对日益复杂化、综合化的安全威胁,单打独斗不行,迷信武力更不行。我们应该坚持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新安全观,营造公平正义、共建共享的安全格局,共同消除引发战争的根源,共同解救被枪炮驱赶的民众,共同保护被战火烧灼的妇女儿童,让和平的阳光普照大地,让人人享有安宁祥和。——《携手建设更加美好的世界》(2017年12月1日),人民出版社单行本,第4-5页我们生活的世界充满希望,也充满挑战。

两年来,这一安全观在亚洲安全合作进程中发挥了重要引领作用,获得亚洲国家的广泛认同和肯定,正成为越来越多国家的选择。在此次主题为“以对话促安全”的外长会上,习近平主席就坚持和践行亚洲安全观提出了四点主张。这四点主张与亚洲安全观一脉相承,构成一个完整体系。这是中国在亚信发展进程中的又一重要贡献,必将对促进亚信进程的深入发展,深化亚洲安全对话与合作,维护地区和平、安全与稳定发挥积极和建设性作用。构建亚洲命运共同体是各方共同努力的前进方向。

这也是亚洲安全“短板”的真正成因。新时代需要新思维,新思维孕育新安全观。亚洲各国唇齿相依,只有拒绝零和思维方有安全可言,只有秉持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责任共同体意识方能长治久安。“亚洲新安全观”的提出,既是中国理念和实践的总结,同时也代表着安全合作不可逆转的大势所向。毫无疑问,这将有助于推动亚洲各国进一步达成共识,为亚洲安全合作机制建设打牢思想基础。今天的亚洲,早已不是冷战时期的亚洲,更不是一战或二战时期的亚洲。

中新社北京6月6日电 (梁奕)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6日在例行记者会上称,中方主张树立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任何形式的对抗、结盟、遏制没有出路,对话、合作、共赢才是正道。有记者问,据报道,有人说,因担心无法继续依赖美缓冲中国在地区的强势行动,澳大利亚、日本、印度、越南等国有可能寻求建立某种非正式联盟,同时小心避免刺激中国。中方对此有何评论?华春莹说,“我注意到有关报道,很怀疑有关报道的真实性。如果属实,只能再次说明在全球化深入发展的今天,冷战思维还没有得到根除,一些人仍然以零和博弈的观点来看待和处理国家间关系。”华春莹表示,“我们主张树立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任何形式的对抗、结盟、遏制没有出路,对话、合作、共赢才是正道。希望有关人士正确看待中国发展。”(完)。

“总体国家安全观”的系统性思维“总体国家安全观”不仅体现了唯物辩证法的全面性思维、整体性思维,而且还体现出马克思主义哲学当代发展的新成果——系统性思维。毫无疑问,全面性、整体性都是系统思维的必要条件,但它们并不是系统思维的充分条件。我们要在全面性、整体性的基础上进一步从开放性角度去理解和认识系统,才能够使我们的思维上升到系统辩证法的新高度。习近平同志在论述总体国家安全观时,不仅阐述了国家安全本身的全面性、整体性,而且明确了国家安全是一个开放系统。

库兹尼克说,中国在确保自身核材料安全方面的能力进步很大,这对一个核大国来说非常关键,按照中国的规划,未来中国还将建设更多核电站,确保核材料的安全极为重要,相信中国会进一步加强核安保能力建设。只有注重权利和义务、自主和协作的结合,各国的核能事业才会有新的进展。卢翁戈说,世界一些国家存在一种误解,认为加强核安全在某种程度上会阻碍核能事业的发展。事实上,过去几届核安全峰会公报明确了核安全的改善并不会阻碍负责任国家发展核能事业的努力。

刘跃进在前不久召开的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习近平同志首次提出的“总体国家安全观”,是一种大安全时代的国家安全大思路,从多方面体现了唯物辩证法和系统思维,对我国国家安全工作具有重要的战略性指导作用,这里谈谈我的一点学习体会。“总体国家安全观”的两点论与重点论关心和熟悉“安全研究”和国家安全问题的人都知道,继西方世界“冷战”后期开始探索新安全观和新安全治理模式之后,中国党和政府在“冷战”结束后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后期,也开始探索一种反映当代世界趋势并适合自己需求的安全观,最终在世纪之交把这种安全观表述为“以互信、互利、平等、协作为核心”的“新安全观”。

大家共同生活在亚洲这个大家园里,利益交融、安危与共,日益成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命运共同体。——《积极树立亚洲安全观,共创安全合作新局面》(2014年5月21日),《人民日报》2014年5月22日综合,就是要统筹维护传统领域和非传统领域安全。亚洲安全问题极为复杂,既有热点敏感问题又有民族宗教矛盾,恐怖主义、跨国犯罪、环境安全、网络安全、能源资源安全、重大自然灾害等带来的挑战明显上升,传统安全威胁和非传统安全威胁相互交织,安全问题的内涵和外延都在进一步拓展。

大田县 智慧结晶 反脑

上一篇: 印尼的海马在中国卖多少钱一克

下一篇: 在中国旅游哪里的长城最好看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鳌头今日网 版权所有 0.36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