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红利在哪里?--普通百姓的改革期待


 发布时间:2021-01-24 22:57:51

截止到2012年底,我国GDP总量已达到51.9万亿元人民币,人均GDP超过6000美元,我国对科技进步的需求将大大增加。从经济发展水平看,传统生产要素对经济增长的边际贡献率将出现递减趋势,而自主创新对经济的贡献将逐渐加大。从世界范围来看,当前我国在国际科技领域的地位与30年前相

中新网北京6月8日电(记者 马学玲)8日发布的区域蓝皮书显示,随着全球化和人口红利的衰减,中国区域经济增长将更多依靠深化改革所释放出来的改革红利。6月8日,由北京市社会科学院联合上海社会科学院、广东省社会科学院、河北省社会科学院主编的《中国区域经济发展报告(2012~2013)》在北京发布。《报告》认为,2012年,是中国在世界经济逆风中艰行的一年。2013,世界经济仍将处于深度转型调整中,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内外原动力在逐渐减弱。

有些改革在推动的过程中产生了扭曲。大部门制改革实质是行政决策范围内的决策、执行、监督的相互协调和相互分离,但在一些地方的实践,成为简单的合并和增加领导职务。推动的改革在实践中走形变样。而有些改革方案长期无法出台。比如,收入分配改革方案,讨论了很多年,但很多部门有各自的意见,使得方案难以出台。再比如,财税改革争议相当大,大规模、实质性的结构性减税效果不彰。不管我们承认与否,当前最大的利益掣肘,是政府自身利益化倾向越来越普遍。

国有资本打破“体内循环”今年上缴红利超1400亿元国有企业向政府上缴红利,是国际上的通行做法,缴纳比例通常以煤炭、天然气、供电等垄断行业最高。在我国,自2007年实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制度以来,国有资本收益上缴比例历经多次调整逐步提高,从最初的10%、5%、免收三个档次,逐步优化调整为目前最高25%的5个档次。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说,近几年国家逐步提高国企红利上缴比例,传递出打破国有资本“体内循环”的改革信号,随着国有企业特别是央企规模的不断扩大,理应拿出更多利润回报社会。

这份期待,更多来自中国的普通民众:“改革”早已不是高居庙堂的政治词汇,当中共十八大报告首次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全面深化改革开放”两个目标并列相提,中国普通人未来十年的收入和幸福感,已与改革紧紧挂钩。这份期待,也来自中国的执政者。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强调“以更大的政治勇气和智慧深化改革”;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多次公开论及“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要通过改革让百姓受益”。改革,谢绝自拉自唱。

中新社北京11月24日电 题:新领导集体释放改革信号 制度红利支撑中国发展转型中新社记者 丁栋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近日关于“改革是中国发展最大红利”的论述引发各界高度关注。此间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讲话对“为何改革”和“如何改革”两个重要问题作出回答,对于当前改革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作了明确的阐述。中共十八大后,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将改革提上重要的议事日程加以推动,明确释放出深化改革的信号,下一步哪些领域将成为改革突破口值得期待。

能否让改革红利惠及全体人民,是未来改革成败的关键所在。赢得全体人民的广泛认同和支持。改革能否得到人民的认同,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改革能否使人民基本生活状态得到明显的改善,能否使人民切身利益得到明显增进。如果改革只是让一小部分社会成员富裕起来,而多数人的基本状态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改善,那么,改革就必然会失去全体人民的广泛认同、拥护和支持,失去最为基本的推动力量。正如邓小平同志所指出的那样,“如果导致两极分化,改革就算失败了。

例如“失去的20年”的日本,将资本深化的贡献率从1985~1991年期间的51%,大幅度提高到1991~2000年的94%,而同期的全要素生产率的贡献率则从37%直落到-15%。中国1978~2007年的资本劳动比(劳均资本)和全要素生产率的贡献率,在非国有经济中分别为26%和74%,而在国有经济中则刚好相反,分别为74%和26%。蔡昉的结论是:进一步加强结构改革,关注供给因素,提高“潜在增长率”,即通过改革获得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动力,这是“李克强经济学”的要旨所在。

数采板 鲜面 爆竹

上一篇: 证监会回应"瑞幸财务造假风波":将严厉打击造假

下一篇: 新京报:财务造假,支撑不起瑞幸的“东方咖啡故事”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鳌头今日网 版权所有 0.28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