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词中国有句老话置之死地而后生


 发布时间:2020-11-24 23:59:18

“歌唱了各族儿女对长江的深情,歌唱了历史长河与它的青春活力,包含哲理,有历史的纵深感,极具思想性和艺术性。”胡宏伟对当时评委的评价记忆犹新。永远保持艺术创作的不竭热情多年来,胡宏伟笔耕不辍,获全国、全军各种创作奖300余次。他说自己的灵感源泉就是常年坚持深入部队基层生活采风。他告

中国的歌词艺术已经发展到了这样一种地步,只要你去寻找,你便会在中国歌词的各个历史时期找到它的代表人物。他们的作品分别代表着他们所处的时期的歌词创作水平。如果你对一个作家和他的作品作出了具体分体,你便可以观察到这个作家为历史增添了哪些新的东西,他做了哪些他的前辈来不及做的事情。即使是微小的,也是弥足珍贵的。因为历史正是这样一步步前进的,精神财富正是这样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美学思想正是这样一环一环发展起来的。“为了这美好的国家,为了让河流改变模样,自己得为她多做一些贡献”问:拥有家国情怀的作品,最能感召中华儿女团结奋斗。

“歌唱了各族儿女对长江的深情,歌唱了历史长河与它的青春活力,包含哲理,有历史的纵深感,极具思想性和艺术性。”胡宏伟对当时评委的评价记忆犹新。永远保持艺术创作的不竭热情多年来,胡宏伟笔耕不辍,获全国、全军各种创作奖300余次。他说自己的灵感源泉就是常年坚持深入部队基层生活采风。他告诉记者,他曾在1979年和1985年两次奔赴前线,2008年又赶到北川地震灾区。近40年来,他曾走遍沈阳军区所属的所有边防部队,建制作战部队,辅导业余创作骨干,为部队创作军、师、旅、团、连歌百余首。

您一生创作一千多首歌曲,用歌表达对祖国的感情。您的《我的祖国》,听了常常让人感动落泪;《难忘今宵》、《爱我中华》,每次唱起都会让我们心潮澎湃。您怎么看待这些作品?您怎么理解“祖国”二字?乔羽:抗日战争时期,我听得最多的是聂耳、冼星海作曲,田汉作词的歌。那些婉转动听的歌,那些壮怀激烈的歌,才是我当时精神生活中真正活生生的东西。有人这么说,在那个时代,许多人是唱着救亡歌曲参加革命队伍的。而即使到今天,当我们重温那些对于自己生长的国土和民族怀有深切依恋之情、强烈报效之志的文章字句或者音乐旋律,都会感到一种强烈的爱国热情在迸发,都会激励出为国家和民族自强不息、奋斗不止的强大精神动力。

对艺术家来说,最难的是永葆艺术青春。胡宏伟虽已年过花甲,如今依然怀有赤子之心,依然阳光灿烂。他告诉记者,自己从1978年起从事专业歌词创作,目前每年创作歌词50首左右,平均一周一首。笔耕不辍换来累累硕果。多年来,胡宏伟的作品荣获全国、全军各种创作奖共300余次。他创作的《和谐花园》被定为中国沈阳世界园艺博览会会歌,《你我他,快参加》成为2008年奥运志愿者题材的获奖歌曲,《有一支歌》、《向着太阳走》等5首歌连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大型歌剧《羽娘》获第三届全国歌剧(音乐剧)观摩演出剧目大奖、最佳剧本奖,解放军文艺奖。

而获奖后的胡宏伟从没有停止追赶时代的脚步,他把荣誉归结为“零”,依然脚步匆匆,奋进在路上。作为一个擅写“大主题”和“主旋律”的词作家,胡宏伟认为,在当今的社会中,正确的价值引导和精神追求非常重要,只有政治上立得住,作品才能唱得响、留得下、传得开。歌曲作为一种民族的号角与战鼓,在社会转型、各种思潮泛起的当下,尤其要发挥好精神教化和感染的正面积极力量,让人们在美的熏陶中激发向上向善的力量。他认为,为了让当今的青年人更易于接受、乐于接受主旋律,红歌也必须贴近时代,符合青年的审美心理和情感需求,而不是灌输或概念化的说教。“我现在还没有退休,即使将来退休了,也还要继续写下去,为实现习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的讲话所提出的目标与要求,为伟大的时代放歌,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谈及未来,胡宏伟满怀信心。(中国青年网记者 周小璐)。

近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了2017年立法工作计划。其中,关于国歌法的法律案拟于今年6月初审。意味着,国歌和国旗、国徽一样,将有一部专门的法律。这将有助于规范国歌的奏唱、使用等行为,进一步捍卫国歌的尊严,促使人们更加珍视对于国歌的情感。这感情,远可至浴血疆场的老战士,近可见于寻常百姓心中:——东北抗联老战士李敏曾说:“有一次,仗打得眼看就难以支持了,大家唱起《义勇军进行曲》,敌人居然愣住了,我们鼓起了力量,最终突围成功。

后来,经过多方征求意见,团中央领导和音乐界人士考虑到原词已经在广大团员中广为传唱,认为还是不要轻易改变为好,最终歌词只字未动。2003年7月22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通过了关于《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章程(修正案)》的决议,将《光荣啊,中国共青团》确定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团歌。团组织对青年意味着什么?在胡宏伟看来,共青团是一个课堂,是一个熔炉,是一个舞台,有一个实实在在的作用,服务青年成长,让他们感觉不是孤军奋斗,体会到组织的温暖。

那段时间,电影《上甘岭》导演邀我写一首插曲。开始我写不出来,但当时电影已经拍完,只等着歌词。导演急着要,经常到我住的长影厂招待所来喝茶。我知道他们很急,我说你们别催我,我也急,我尽快给你写就是了。有一天,长春下大雨,我在招待所散步,就突然想到不久前见到的长江。我是山东人,过去只看过黄河,小麦、高粱熟悉得不行,可从没见过水稻。头一次看到两岸一片片稻田,长江滚滚的气势,既令我惊叹不已,又让我为之震撼,感慨新中国的蒸蒸日上,于是,“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从心头奔涌而出。

带回去 奥氏体 肿守痧

上一篇: 习近平抵达阿斯塔纳 “拥抱式访问”哈萨克斯坦

下一篇: 恶意填报他人志愿涉嫌犯罪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鳌头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0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