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故宫女模裸拍”是否追责需看拍摄动机


 发布时间:2021-03-02 16:20:04

5月28日,一则故宫博物院内拍摄人体艺术照的新闻引起争议。近日,一组拍摄于广西柳州市白露大桥上的人体艺术照,再次引发不少网友关注。这组照片的作者,正是故宫人体艺术照的拍摄者WANIMAL(据南海网7月2日消息)。距离“女模故宫拍裸照裸骑螭首”事件已经过去月余,故宫方面在事后立即向

中新社贵州雷山11月17日电 (冷桂玉 曾实)多彩贵州·第十一届中国原生态国际摄影大展(以下简称大展)17日在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雷山县郎德苗寨开幕,大展集中展示了海内外知名摄影师的2000余幅精选作品,多视角展现贵州以及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成就。本届大展以“改革开放40年影像志”为主题,包括“中国,你好”“这,就是贵州”两部分,前者汇聚了中国100位知名摄影人的代表作品共计240幅,后者有法国摄影师阎雷对贵州乡村30年的关注,也有贵州老一辈摄影人毕生心血之作,更有新生代独特视角中的贵州。

“摄影师兔子”告诉记者,当时雨很大很急,她正着急回家,忽然发现路边这个泰然自若的身影,顿时让她心生感动,于是拍下照片,发到了微博上。“摄影师兔子”拍下的这个身影名字叫康国新,因为一身橘色工作服被误认为环卫工人,实际上他是排水集团第三管网分公司的一名普通排水工,专门负责北太平庄桥区的排水工作。21日上午11时许,他就已经和另外三名同事抵达桥区,进入备勤状态。截至第二天凌晨4时,他们才彻底完成抢险任务。老康看了“摄影师兔子”拍下的照片回忆到,当时应该在晚8点多钟,正是雨最急的时候,全体队员已经顾不得急雨打在身上的不适,只想着能尽快将积水排除,恢复交通。由于下游河道排水不畅,北太平桥下积水深约50厘米,老康和3名同事一人负责打开一个雨水箅子,让积水能流得更快些。“其实积水到达一定深度时,我们的工作就是要打开雨水箅子,值守井盖,保证路人和车辆安全。任何桥区发生积水,排水工人都会这么做的。”今年已经53岁,当了37年排水工的康师傅连说这是自己的本职工作,“把我们说成灯塔,真有点儿太拔高了。”老康朴实地笑了。(记者 叶晓彦)。

题 记无论显赫或卑微,每个人都在历史的长河中,用生命的痕迹记忆着过去,哪怕是一横一竖,一撇一捺。与其他人有所不同的是,那些用手中镜头记录一段段难忘历史的军旅摄影师们,在尊重历史的原汁原味时,也融入了更多个性化的情感和行为方式——他们创造了历史,却浑然不知,他们定格了历史,却不以为然。他们只知道,作为军人,命令下来的那一刻,就是抱起手中的“武器”,冲啊!张世鸿:用彩色胶片拍摄阅兵第一人他板直的坐姿让人感到一位老军人的风骨。

他拍着胸脯笑着说:“这是常年扛着笨重的摄影机,走南闯北锻炼出来的军人体魄。”直到现在,张世鸿还是不服老,想着跟腾安庆(1999年《世纪大阅兵》总导演)比拍黑白片,看谁拍出来的镜头最棒。追忆是从1956年10月1日的阅兵式开始的。张世鸿说:“八一厂当时正在拍一部关于苏加诺访华的片子,没想到苏加诺也去参加检阅了,我们就跟到阅兵式上去拍。完全是一种巧合。”“那年的阅兵下着雨,元帅们都换上新授衔的军装,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检阅部队。

专业摄影师:秦玉海摄影仅入门级水平到焦作一年多后,秦玉海开始频繁向省里的摄影专业人士抛出橄榄枝。曾在河南省新闻摄影协会担任重要领导的摄影师向记者证实了此事。这位摄影师告诉法晚记者:“秦玉海还曾通过《河南日报》的朋友找到我,邀我去焦作拍摄风光,我印象里焦作当时能够在全省叫得响的景区并不多,所以婉言谢绝了。没想到秦玉海此后又多次邀请我去,有一年的秋天这位朋友甚至直接闯到我办公室,而秦玉海竟然也跟在身后。”该摄影师说:“秦玉海当时举着一个U盘,让我‘看看再说’。

可见,公安机关对其并无警告,或仍在调查也未可定。其中涉及的法律及道德问题,还需拿来一说。近些年来,裸体艺术经常上演,挑战着人们的视觉神经,例如之前发生在张家界的裸体婚纱风波,以及随后发生街舞导师在张家界武陵源核心景区悬崖边裸身跳舞等,每一次艺术表演都引起网友争议。可以肯定的是,在当下社会背景中,包括在闹市区、旅游景点等公共场所裸露身体拍摄裸体照片,确为法律所不推崇,更不能被多数人的道德底线所接受。类似问题究竟该不该制止,我们不妨看其可以适用的法律。

布离 电解水 加权指数

上一篇: 湘潭大学国际交流学院英语

下一篇: 湘潭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分数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鳌头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2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