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引领新常态呼唤“清醒GDP观”


 发布时间:2021-04-12 13:38:27

为“十三五”经济增速适度回升积蓄力量《经济参考报》:2012、2013、2014年的3年,为了保证经济平稳增长,宏观调控每年都采取“微刺激”与“保下限”政策,打了3次“下限保卫战”,每年形成了一个循环圈,即“经济增速下滑——微刺激——小幅反弹——再下滑”的循环圈。您认为,要摆脱这

速度问题是基本经济问题。过去一年,随着经济下行压力的加大,GDP增速的起落备受社会关注。不久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全面认识持续健康发展和生产总值增长的关系,不能把发展简单化为增加生产总值,抓住机遇保持国内生产总值合理增长、推进经济结构调整,努力实现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得到提高又不会带来后遗症的速度。那么,为什么不能简单以GDP增速论英雄?为什么又要保持GDP合理增长?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GDP?本报推出“全面认识GDP”一组三篇报道,以期能够回答这些问题。

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2030年前将不断下降蓝皮书指出,中国的经济减速是经济增长结构发生变化的结果,是一个发生在实体经济层面上的自然过程,无法通过政策调整来改变它。专家解释说,经济增长是由多种因素以某种方式组合起来共同发生作用的结果,此即经济增长的结构问题。在支撑经济增长的诸结构中,最重要的,当推生产要素结构和产业结构。正是这些结构的变化,使得中国经济增长进入了新的时期。劳动力和资本投入增长率下降,技术进步缓慢,这三个因素叠加,导致未来我国的经济增长率将趋于下降。

表现不佳的经济数据引发外界对中国经济的担忧,多家外资投行和机构下调了中国经济增长预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近日下调了今明两年中国经济增长预期。该机构预计中国今明两年的增速分别为7.8%和7.7%,比此前预测分别下降了0.3和0.6个百分点。二季度GDP增速或降至7.6%中国经济自2010年第四季度增长9.8%后就连续7个季度下降,一路降到2012年第三季度7.4%的低点,虽然2012年第四季度GDP回升至7.9%,但今年一季度又降至7.7%。

全面深化改革,重要的一点是要通过改革的药方来彻底治愈结构不合理的顽疾。目前看来,成效逐步显现,在影响当前经济增长下滑的结构因素中,投资增长相对下滑比较明显,消费增长平稳,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在增强;工业增幅明显回落,但服务业发展势头良好,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份额在增加。当然,这里的主动调控还包括为实现可持续发展进一步强化的节能减排、化解产能过剩等一系列政策,一定程度上也抑制了高耗能产业、产能严重过剩产业的产出增长及其投资增长。

专家认为,未来我国经济增速将“换挡”,与其刻意追求GDP高速增长,不如提高每个百分点经济增长率的就业容量、科技含量和投入产出效益,并降低资源消耗和环境损害成本。GDP不是万能的。我们要重视GDP,但不能唯GDP;我们不能告别GDP,但要告别GDP崇拜。延伸阅读谁能取代GDP?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原常务副院长林兆木介绍,上世纪70年代以来,国际上对于GDP存在的各种缺陷逐渐有了深入的认识,不断有学者和机构提出了正确衡量发展状况的新指标。

而我国巨大的人力资源优势,高储蓄带来的资金优势,对外开放和自主创新结合形成的技术供给优势,有力地保障了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推进。这些基本条件目前仍然存在,没有本质的改变。从潜在经济增长率方面看,人口红利消失、制度决定的技术创新能力减弱、资源环境约束增强,是担心经济增速进一步下降的重要依据。2012年我国劳动年龄人口9.3亿人,在城镇就业(包括灵活就业)的为3.7亿人,农民工2.6亿人,这些数据表明我国目前不存在劳动力资源不足。

罗兵汉 品果 汪铎

上一篇: 临汾市委书记:建议山西空气治理纳入京津冀协同

下一篇: 山西霍州市原公安局长充当保护伞被移送审查起诉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鳌头今日网 版权所有 0.43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