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中国国内经济增长率


 发布时间:2021-04-11 17:25:00

加强了城市基础设施、节能减排、信息基础设施、全国铁路网等方面的建设力度,有力地支持了经济转型升级活动;加大改革力度,积极发挥市场机制配置资源的作用,大力鼓励民间资本参与这些领域的投资。与此同时,货币政策在稳定资金链条、稳定货币金融环境,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和转型升级需要,同时防范金融

2013年中国经济年报终于出炉,无论跟自身比,还是在全球范围来看,都交出了成绩不凡的答卷。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为568845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7.7%,比上年增加近5万亿元,这一增量就相当于1994年全年经济总量。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在介绍全年经济形势时强调,“2013年我国经济运行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稳中向好。”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各国GDP数字来看,中国去年GDP增量即可“敌国”——略小于印尼经济总量,但大于土耳其经济总量。

第十四届中国经济论坛嘉宾现场访谈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十三五规划将对经济增长率作重大调整变硬性增长指标为弹性指标,用预测值代替目标值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是今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一项总体要求,对于准确把握发展大势、做好明年经济工作,具有重要意义。如何理解这个“新常态”?在第十四届中国经济论坛上,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人们一般将“新常态”单纯理解为中国经济将从8%甚至10%以上的高速增长调整到7%左右的中高速度增长。

加强了城市基础设施、节能减排、信息基础设施、全国铁路网等方面的建设力度,有力地支持了经济转型升级活动;加大改革力度,积极发挥市场机制配置资源的作用,大力鼓励民间资本参与这些领域的投资。与此同时,货币政策在稳定资金链条、稳定货币金融环境,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和转型升级需要,同时防范金融风险快速累积方面也取得了积极成效和重要经验。宏观经济政策对支持7%~8%区间的经济增长,开始发挥越来越显著的作用。经济增长未来依然可期我国经济在经历改革开放初期阶段较大波动以后,从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总体呈现平稳较快发展态势,经济增长率一直在7%以上,其基本原因是改革开放使市场机制配置资源的能力不断增强,范围不断扩大,人民创业活力增强和生活水平提高从生产和市场需求两个方面推动了工业化、城镇化快速推进。

首先要对未来五年我国经济潜在增长率进行研判。一国经济增速超过其潜在增长率会付出一些代价,但低于潜在增长率就可能出现就业不充分、资源要素利用不充分等问题,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岳修虎表示,“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编制过程中,我们委托相关专家对中国经济“十三五”时期潜在增长率进行了“背靠背”的研究,同时搜集了国际组织、市场分析人士等各方对潜在增长率的研究成果。“绝大多数研究都在6%-8%之间,大部分在7%左右。”在此基础上,起草组在相关模型中分别按年均增速6.5%、7%、7.5%三种方案进行了论证,统筹考虑投资、消费、进出口、财政等各项指标的增长情况,考察能否满足就业、收入、资源环境支撑以及国际环境变化等方面的需要。

这裤带子一松,我们这个第一人口大国一年就可以生出一个中等人口的国家来,我们这个第一人口大省一年就可以多生出一个百万人口大县来。目前我们需要进一步抓好抓紧人口计生工作。“包二奶”是为了生个儿子?这与计生政策关系不大羊城晚报:有人认为,近年来离婚率不断攀升和包“二奶”现象泛滥,根源就是城市只能生一孩的政策。一些小范围的调查发现,离婚的夫妇中,生育了女孩的占了绝大多数。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张枫:我个人觉得这和生育政策关系不大,主要是个人价值观、道德等方面的问题。

当然,也不是靠“大水漫灌”、“喷灌”、“滴灌”。我们不能仅就短期宏观调控的力度问题去争论,不能仅就宏观调控是该松还是该紧、是微刺激还是强刺激去争论。同时,也不是靠简政放权、仅靠市场机制的调节作用所能解决的,市场机制具有自发性和下滑惯性。当务之急需要从国家宏观经济管理的更高层面来解决,也就是要从我国中长期经济发展新的顶层设计层面来解决,寻找我国经济发展总体战略层面的重大创新和突破,从而寻找对于经济增长具有中长期持久推动的力量。

十八大报告:“实现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必须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规范收入分配秩序,保护合法收入,增加低收入者收入,调节过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干得多,挣得少”是许多工薪阶层的共同感受。在初次分配中,收入分配过分向非劳动要素倾斜。一是居民收入增长速度长期低于经济增长速度。1979年到2008年,我国GDP年均增长率为9.8%,而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率为7.2%,农村居民人均年纯收入增长率为7.1%。

所以人不怕有病,怕有了病之后缺乏治疗手段。通货膨胀报出来的数字大并不令人担心,我们担心的是它背后潜在的这些复杂因素。如果它们开始严重影响宏观经济,我们又缺乏有效的治理措施,那就是通货膨胀。增长下行是结构性问题“经济下行看起来也是一个伪命题。这几年金融危机这么厉害,中国经济保持7%以上,2011年达到了9.2%的水平,2012年和2013年是7.7%,这么高的增长速度怎么能说是经济衰退和经济萧条?虽然从统计数据上似乎看不到经济增长下行,但我们对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是担心的,担心我们不能从根本上克服内需不足的问题。

玄魁 樊登 星人

上一篇: 车子国外上市到国内要多久

下一篇: 苏迪罗造成浙江180万人受灾 灾后自救积极展开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鳌头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4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