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军:个人信息保护需新的“对话窗”和“朋友圈”


 发布时间:2021-01-18 10:07:31

而根据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消费者投诉情况统计,今年上半年,电商、社交软件等平台非法收集消费者个人信息的现象已成投诉新热点。中消协近期采取在线网络调查的方式组织开展“APP个人信息泄露情况”问卷调查,在对收回的5458份调查问卷进行分析后显示,遇到过个人信息泄露情况的人数占比为85.2

周汉华介绍说,在他参与起草的个人信息保护法(专家建议稿)中,个人的手机号码、家庭住址、医药档案、职业情况等等,都在保护范围之内。无论是名片店私自留底名片、单位乱扔应聘者的简历,还是医院管理不善导致病人病历泄露等都属违法,将被追究行政责任、民事责任或是刑事责任。他透露说:“个人信息保护法(专家建议稿)已提交到国务院信息办,目前国务院信息办与原信息产业部合并了,新成立的工业和信息化部如何来推动个人信息保护法的立法,尚需观察。

现在大多数公司,会对收集到的数据进行“脱敏”处理,此外对数据会进行加密处理,国家也会对恶意破解的违法行为进行严厉打击。新京报:你怎么看目前我们国家个人信息保护的环境?王小川:首先现在在立法上非常严。国家出台了相关法律法规,相关主管部门也制定了若干部门规章和检查机制,大企业间形成相互监督和行业自律,同时一起接受公众的举报检查。新京报:你认为企业和国家未来在信息保护上应该做出怎样的努力?王小川:在人工智能时代,数据是技术发展的重要驱动力。如果要给用户提供优质的个性化服务,就需要用户提供必要的个人信息。问题的关键在于合法和适度。首先是国家要从立法层面严格保护个人信息,给企业和个人明确的行为边界。其次,国家执法需要协同,很多在线上表现出来的问题实际上需要线上线下的协同治理。第三,需要企业高标准自律,需要行业组织发挥行业自律的作用。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罗亦丹 陈鹏 陈维城。

在工信部《信息安全技术公共及商用服务信息系统个人信息保护指南》中,即规定了个人一般信息与敏感信息的不同处理原则:前者可以建立在默许同意的基础上,后者则建立在明示同意的基础上,收集和利用必须获得个人信息主体明确授权。不过,该《规范》则进一步明确了个人敏感信息的具体概念,所谓个人敏感信息,是指“一旦泄露、非法提供或滥用可能危害人身和财产安全,极易导致个人名誉、身心健康受到损害或歧视性待遇等的个人信息”。除了财产信息、健康生理信息、生物识别信息、身份信息和网络身份标识信息以外,还包括电话号码、网页浏览记录、行踪轨迹等。

第四十一条规定,网络运营者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公开收集、使用规则,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并经被收集者同意。【背景】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的《2016中国网民权益保护调查报告》显示,从2015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的一年间,我国网民因诈骗信息、个人信息泄露等遭受的经济损失高达915亿元,人均133元。“网络诈骗的源头,首先是收集个人信息门槛很低。”北京数字认证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詹榜华认为,网上购物、发邮件、买房、求学等行为会不经意“出卖”自己的姓名、身份证号、电话、住址等个人信息。

记者发现,在正式分数发布后,一些手机软件的高考查分功能纷纷上线,只要填写考生号、身份证号、登录号和验证码即可进行高考分数查询。根据高考分数,学生还可以继续填写生源地、文理科等信息,进行高考志愿推荐。一些软件显示,该功能可以覆盖全国20多个省份。然而,通过这样的第三方软件查询高考分数是否“靠谱”?会不会有个人信息泄露等网络风险?对此,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了清华大学网络科学与网络空间研究院教授王继龙。他建议,广大高考生和家长应慎用第三方软件进行高考分数查询。

最近,成都逮捕了涉嫌非法获取并倒卖20多万条公民个人信息的犯罪嫌疑人周某和敬某。其中,周某非法获取了250多万条学生信息、55万多条楼盘户主信息、13万条车主信息;2013年底,上海警方也破获了一起信息侵犯类大案,6名涉案嫌疑人非法获取、出售股民、银行千万资产名录等个人信息10亿余条。信息安全影响网民的时间之长、规模之大前所未有。全国政协委员、苏宁控股集团董事长张近东这次提交的就是《加快个人信息安全领域法制建设》提案,就如何改善个人信息安全保护制度进言献策。

中新网5月16日电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消息,最高检日前发布六起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典型案例,并对这些案例进行解读,为各地检察机关办理相关案件提供指引、参考。最高检表示,为精准打击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5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下称《解释》)。《解释》突出问题导向,结合当前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特点和司法实践反映的主要问题,对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定罪量刑标准和有关法律适用问题作了全面系统规定,进一步加大了惩治力度,严密了刑事法网。

韩晓武认为,草案三审稿对个人信息保护方面的问题已作了进一步修改,但总体看,在监管和制约机制上还应进一步完善,关键是要针对现实生活中的问题,在可操作性上进一步下功夫,特别是在公民信息安全受到侵害后,在公民据以维权、起诉、索赔等的制度设计方面,应有更加明确具体的规定。“什么是隐私?隐私就是个人控制和使用自己信息的权利,如果我的个人信息不被我自己控制,别人使用的时候没有经过我允许,这就是侵犯隐私权。现在草案在个人隐私权和信息安全保护方面,仍然是不充分的。

媒体已报道过无数类似的骗局。当我们的个人信息被不法分子掌握时,将严重威胁到个人和家庭的安全。面对这种看得见的伤害和侵权,法律理应当公民的保护神。关于公民个人信息的保护,虽然在相关法律中已有分散的规定,比如《刑法修正案(七)》中增加的条款: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等单位的工作人员,违反国家规定,将本单位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非法提供给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还有《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行政诉讼法》都有零散的规定。但针对公民的电子信息保护,缺乏相关立法,网络时代,法律不能缺位。

龙母 医学杂志 华克金

上一篇: 中国人寿上海公司人事助理招聘

下一篇: 中国治疗小细胞肺癌最好的医生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鳌头今日网 版权所有 0.16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