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避免“徐玉玉悲剧”发生?——聚焦网络安全法


 发布时间:2021-01-18 08:21:21

对于“处罚力度过低”的质疑,李国斌表示,根据《行政处罚法》和国务院的有关规定,部门规章只能设定警告和最高额为三万元的罚款。李国斌指出,为有效预防和打击相关违法行为,工信部还积极创新管理方式,在法律规定的幅度内设定相关处罚的同时,设立了制止违法行为危害扩大的“叫停”制度、“向社会公

从概念上讲,凡一切与公民个人相关的资讯都应属于个人信息,但对于立法而言,只能将其中的部分信息纳入保护范围,如何划分这个界限就考验着立法者的智慧。是为应受法律保护的个人信息设置具体的标准,还是深入实践排列出个人信息的具体类别,是抽象化地对一般人信息作出规范,还是区分性地对公众人物的信息进行单独规范,这些难题都应当进行科学论证。不仅如此,如何增强立法的可操作性和公民信息权的可救济性,也是个人信息立法所必须考虑的重要问题。

修改后的消保法规定了侵害消费者个人信息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和行政责任。修改后的消保法第五十六条第九款提出,经营者侵害消费者个人信息依法得到保护的权利的,除民事责任外,如其他有关法律法规未作规定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或者其他有关行政部门责令改正,可以根据情节单处或者并处警告、没收违法所得、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以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吊销营业执照。升级监管与惩罚将“换代”另外,修订后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赋予了中国消费者协会和在省、自治区、直辖市设立的消费者协会可以针对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提起公益诉讼的职能。

焦点1APP管理“九龙治水”比较混乱据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研究员、副教授朱巍介绍,目前,在APP的管理上没有特别的办法,很多情况下,并没有区分APP与电脑程序的治理。在主管单位方面,我国互联网管理一度处于“九龙治水”的局面,其体现在APP管理上,也存在多头管理的现象。举例说,比如一款消费类的APP,就涉及多个管理部门,包括工商、消协等部门,而一款影视传播的视频APP,则涉及文化部门或广电部门的管理。朱巍表示,我国在APP管理上,很大程度是依据其用途而分别管理,处于一种相对混乱的状态。

“该身份证号已存在,请认真核对”5月17日,天水师范学院的小杜想通过网上招考报名系统报考2015年度甘肃省公务员,可当她提交申请时网页却弹出消息:“该身份证号已存在,请认真核对”。“我以为自己填写有误,又填报了一遍,结果弹出的是同样信息。”填报两遍仍没有通过后,小杜开始有些着急,打电话向甘肃公务员考录办等咨询。结果让她大吃一惊,自己的个人信息已经被他人报了名。“通过找回报名序号,我成功登录了报名系统考生页面,发现自己确实已经被冒名。

国内相关产业迎来利好的同时,并不意味着国外的技术和标准将被限制。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络安全协调局局长赵泽良表示,现在的网络安全问题已不局限于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内部,它也不是哪一个国家所能单独应对,网络安全是各国面对的挑战,我们需要各国共同合作、共同应对。从这个意义上讲,《网络安全法》也不是要限制国外的技术、产品,不是要搞贸易壁垒。《网络安全法》中提到推广安全可信的技术产品,要开展网络安全审查,也对我国的个人信息和重要数据的留存作出了规定。“现在一些朋友特别是国外的朋友,只要我们一提安全可信、一提自主可控、安全可控,他们就认为‘安全可控、自主可控、安全可信’和贸易壁垒划等号,这是一种误解。”赵泽良表示,无论是自主可控、安全可控还是安全可信,基本含义是一致的,基本要求也是一致的,都不是要限制国外的技术和标准。文·本报记者 刘 艳。

河工 细花 加油卡

上一篇: 杜青林新疆调研:牵挂百姓冷暖作各族群众贴心人

下一篇: 杜青林:共同谱写“一带一路”建设新篇章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鳌头今日网 版权所有 0.38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