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基金捐助首批救灾物资启运攀枝花震区


 发布时间:2021-05-14 06:01:20

记者抵达震中区域的塔公乡江巴村后,所到之处,蓝色帐篷在前夜已搭建完毕,村民在帐篷外生起了盆火取暖。“地震发生后大家都不敢进屋,晚上救援的官兵就给我们搭建了帐篷”,村民多都说,幸亏有了帐篷,大家才没有挨冻。22日的地震发生后,当晚7时左右,由甘孜州武警、公安、消防450名官兵和医疗

中新社舟曲8月18日电 题:“等雨”中的舟曲县城中新社记者 沈晨 殷春永18日上午9点,舟曲县政府楼前春江广场的大喇叭如往常广播着,女主持人提醒民众:“18日至21日,舟曲及白龙江流域仍将出现大到暴雨,局部地区降雨将达到60至80毫米……”云峰旅社老板刘军早就知道“大暴雨”即将来临的消息,他平静地对中新社记者说:“到时候就往高处跑,不害怕。”11日晚,舟曲下了特大山洪泥石流灾后的第一场强降雨,当时的刘军可不像现在这般镇定。

7月23日夜里10点半,河南省救灾中心又一次接到民政部救灾司通知,再从民政部中央救灾物资郑州储备库向甘肃省定西地震灾区紧急调运7000顶棉帐篷。接到通知之后,省救灾中心立即按照应急预案,全员投入,兵分两路,一路前往郑州东站,联系抢运急需的车皮,一路赶赴库区,临时召集50名搬运工和13辆转运车辆,连夜开始出库转运工作。到24日晚上9点左右,7000顶救灾帐篷已全部装上专列,并连夜启程发往定西灾区。此外,7月22日从我省发出的5000条睡袋,已于24日上午10点半运抵定西灾区,并发放到受灾群众手中。(记者 李 红 通讯员 刘高贵)。

”“您想过做警察会这么难吗?”“想过,我想过如何打击罪犯,让住在这里的村民平安活着,但不知6.5级的地震会伤亡如此惨重,很多人一辈子积攒下的财物,瞬间变得一无所有。”“如果可以选择,会不会还从事这个职业?”听到记者的问题后,杨崇银一度不知该如何回答。他望着帐篷外,想了想说,“可能还会选择吧,我身上的警徽,是代表国家到这里工作的。”其实杨崇银未穿警服前,在他的印象中,警察应该每天都佩戴着枪,奔波在追寻嫌犯的路上,是英雄的化身,是人民的保护伞。

傅清红:两个老人,一个八十九、一个八十八,出来了,我的孙儿出来,哎呀,我的心。将老人们救出门外的是傅清红的侄子傅明军,时间仓促,傅明军甚至来不及找双鞋穿。傅明军:第一时间就是抢他们几个老人嘛,他们行动不便,他们行动也没办法,只能背了一个,再背一个出来。同一时间,傅明军远在成都的弟弟傅明武在得知家乡地震之后心急如焚,了解到一家人平安,他立即开车赶回龙门。傅明武:幸好我们走的早,我们走的早赶得及时就先进来了。回到家,傅明武便和傅明军一道上山,砍下竹子,搭建临时帐篷。

中新社舟曲8月19日电 题:暴雨过后的舟曲中新社记者 沈晨 殷春永19日清晨,舟曲一中灾民安置点内,从兰州过来的医生在收拾东西准备撤离。低空中,有几只燕子在盘旋觅食。一夜的暴雨没有给这里的生活带来过多的影响。江盘乡的医生年秀英晚上在帐篷里睡得很踏实,一觉醒来,天就亮了。简单将就吃了口早饭,她就赶着去舟曲县医院分发赈灾物资。隔壁帐篷里,娄小霞2岁的外甥,撅着小嘴在“生闷气”。“这小家伙,就不喜欢吃方便面。这不,给他泡了一碗面,不吃,还生气呢。

士立 美国斯坦福大学 徐怡

上一篇: 专家:日本核电站事故不会影响中国公众健康

下一篇: 中国有那几座运营的核电站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手机版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2-2020 鳌头今日网 版权所有 0.37169